木乃伊棕:碎尸中提取的颜料

你知道木乃伊曾被用来制作颜料吗?这种颜色的名字就叫“木乃伊棕”,由碾碎的木乃伊肉身、白沥青和没药混合制成。

木乃伊是神秘古埃及的象征之一,但历史上曾有这么一个时期,木乃伊被视为商品而非珍贵的文物,买卖木乃伊的生意盛极一时。


它们被分割成小块进口到欧洲,被当作燃料、肥料甚至是能治百病的神药。随着价格水涨船高,丰厚的利润甚至促使一些奸商用流浪汉或者动物尸体伪造木乃伊。

中世纪到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们经常从药店购买药材作为颜料,木乃伊棕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被画家们发掘的。木乃伊棕色彩丰润,透明度高,表现力超过了普通的棕色系颜料,广受欢迎。米歇尔•马丁•罗德林的《厨房内部》就大量使用了这种颜料。不用担心这些作品闻起来会有腐臭味,制作木乃伊时会使用乳香和没药等香料,所以木乃伊棕的味道可能还挺好闻的。

到了1964年,由于原料木乃伊的数量急剧减少,货真价实的木乃伊棕从市面上消失了。现在仍然可以买到名字叫“木乃伊棕”的颜料,不过原料里面并没有木乃伊,是由高岭土、石英、针铁石和铁矿粉混合制成的,与正宗的木乃伊棕比起来通常颜色偏黄或偏红。
 

胭脂红:寄生虫变食用色素

胭脂红和中国古代妇人们使用的胭脂不是同一种东西,化妆用的胭脂大多是用花瓣做的,而胭脂红却是用一种碾碎的仙人掌寄生虫制成的。

这种虫子叫胭脂虫,原产于美洲,曾被印第安人用来化妆,后来被西班牙人带回欧洲。

胭脂红的色泽比欧洲人原本使用的传统红色染料更加浓郁,因而立即在贵族之间流行起来。不仅被画家们用于作画,还被拿来制作红衣主教的道袍。当时,胭脂虫的身份一直是商业机密,直到16世纪末,大家才知道这种美丽的红色竟然来自虫子的血液。

现在,由胭脂虫制作的红色染料仍然经常被使用,而且使用范围比想象得要广得多。胭脂红虽然是虫子做的,却是被美国食药监局认可的天然可食用色素,经常被用来给食品上色。不过大家似乎都难以接受间接“吃虫子”,美国的星巴克就曾因为在饮品中使用了胭脂红而引发轩然大波。

除了“藏”在食物里,胭脂红还会出现在化妆品,特别是高档口红里。总之,想让这种虫子离开你的嘴,真的不太容易!
 

 

印度黄:引发抗议的牛尿色

你知道吗?维米尔笔下优雅恬静的女性、透纳笔下朦胧缥缈的光影,其实都是用牛尿画成的!


印度黄的色泽澄清而偏红,是许多著名画家的心头好,由于透明度高,很适合用来表现阳光下的美好事物。

印度黄原产自印度,形状是一坨一坨的圆球,略带臭味,出口到欧洲后被画家们广泛运用,但制作过程着实猎奇:让母牛长期仅以芒果叶为食,它们的尿液会变为橙黄色,用桶收集尿液,蒸发提炼出黄色颗粒,即为印度黄。

现在市面上能见到印度黄都是用其他材料人工合成的,不过这不是由于原材料太恶心,而是因为生产过程太不人道。

在印度黄大为流行的几百年里,它一直保持神秘,人们对于它的原材料做出了种种推测。直到后来有人跑到印度实地调查,才揭开了它的神秘面纱,而这一揭就引发了猛烈的抗议运动,因为这种方式喂养的母牛大多营养失调,最终会衰弱而死。

于是在1908年,这种生产方法由于涉嫌虐待动物被叫停了。
 

铬黄:它让梵高爱到疯狂

提到铬黄,就不得不提梵高,铬黄是梵高特别钟爱的颜色。

价格便宜,不透明且显色度高,用它画出来的作品饱满明亮,极具张力,著名的《向日葵》就大量运用了铬黄。

铬黄的原料为铬酸铅,大量接触会导致铅中毒。

梵高作品的一大特征就是颜料特别厚重,这致使他长期与大量有毒颜料共处,他还有在沉思时舔画笔的习惯,更加剧了他的铅中毒症状。

有人怀疑梵高的精神错乱正是由这美丽而致命的黄色颜料导致的,还有人认为铬黄颜料甚至反过来影响了梵高的作画风格,因为他的作品中的一些意象很像是铅中毒患者会出现的幻觉。

无独有偶,西班牙画家戈雅也很爱使用铬黄,兴致来了的时候会用手指直接蘸取颜料作画,结果他也因铅中毒而病痛缠身。

其实铬黄颜料并非优质颜料,它不仅有毒,日晒后还会因紫外线照射引发化学反应而变得暗沉,耐热性和耐酸性都比较一般,现在已经很少有人使用它了。
 

骨螺紫:皇室专供的恶臭液体

骨螺紫又名皇家紫,是罗马皇室的御用色,但制作过程却比较恶心。不仅染料会散发恶臭,连染好的衣服也带有腥臭味。

骨螺紫由染料骨螺的粘液制成。染料骨螺的外表和一般海螺不太一样,周身带有许多尖锐棘刺,鳃下腺会分泌无色的乳状黏液,黏液原本的作用是捕食、防御和免疫,在与光和氧接触后会变为紫色。除了染料骨螺,其他骨螺科的多种动物也能分泌这种能变色的黏液。

在用骨螺提炼紫色染料时,人们会将骨螺肉取出,加盐水淹泡,用蒸汽加热,还会加入人的尿液来调节色彩深浅。虽然臭气熏天,但骨螺紫色彩鲜艳且持久,不会经年褪色。骨螺紫的价值还体现在它非常稀有,需要上万枚骨螺才能生产出1克染料,因此价格昂贵,作为权力和地位的象征再适合不过。

在过去,骨螺紫的生产和使用都被严格限制,仅能用于皇帝的衣饰、神职人员的袍子以及军令。直到1856年,一位化学家无意中发现了世界上第一种人工合成的化学染料苯胺紫,紫色才渐渐褪去了贵族色彩。
 

牛血红:想“红”想疯了的结果

红在历史上是一种令贵族心醉神迷的颜色,越是鲜艳的红色越是财富和地位的象征。在那时的欧洲,染色工艺几乎等同于魔法,而染料配方则是工匠们不会外传的机密。

在很长时间里,欧洲市场上的红色染料都是从奥斯曼帝国进口的“土耳其红”,西方工匠们迫切渴望能复制出这种神秘的东方红,于是进行了各种稀奇古怪的尝试。

除了主料茜草,他们在繁复的加工过程中还尝试添加了牛粪、牛血和变质的橄榄油,或者加入巴西苏木、紫胶和地衣,染出的效果却不太理想,往往偏棕、偏橘且很容易褪色,味道也不怎么好闻。

后来,一种来自中美洲的红色颜料进入欧洲,这种红色鲜艳无比,让工匠们不再执着于复制东方之红,这种红色就是上文提到的由胭脂虫制作的胭脂红。
 

舍勒绿:化学家的致命发现

绿色是有毒颜料的重灾区,最早人们使用碳酸铜染色,后来发现了舍勒绿,再后来又出现了巴黎绿、钴绿,每种绿色都很美,但每种都有毒。

舍勒绿即亚砷酸铜,颜色鲜亮但不够稳定,不仅有毒,还能致癌。舍勒绿在历史上毒害了不少人,拿破仑也可能是其中之一。

1821年拿破仑在圣赫勒拿岛离世,死因众说纷纭,多位学者的测定都表明拿破仑头发的含砷量超出正常人许多,部分人据此推测拿破仑是被人下毒杀害的,也有人指出含砷量超出寻常可能与拿破仑房间里的舍勒绿墙纸有关,圣赫勒拿岛气候潮湿,拿破仑可能因长期吸入墙纸释放的含砷毒气而慢性中毒死亡。

舍勒绿得名于发现它的化学家舍勒,他一生中有许多对人类非常重要的发现,比如氧气和氯气。在他发现亚砷酸铜能作为绿色染料后,这种颜色在服装和建筑行业大肆流行,后来不断出现因为“毒裙子”、“毒房间”而生病甚至丧命的人,舍勒绿的毒性才开始被人正视。不过人们也并没有彻底抛弃它,转而把它当杀虫剂用了。

铅白 :女王死于臭美?

许多人都希望拥有雪白的肌肤,历史上也出现过各式各样的美白产品,铅白就是其中一种。

在东西方国家都曾流行过使用含有铅白的化妆品,雷诺-阿等经常描绘女性画像的画家也会使用铅白颜料来表现女性化妆后白皙美丽的肌肤。甚至到今天,还有美白产品因为含铅量超标而被曝光。

事实上,铅白并不是美白的上佳选择。

铅白即碱式碳酸铅,通过极强的遮盖力让皮肤看上去“死白死白”的,而铅进入皮肤后,不仅会让皮肤黯淡,还有铅中毒的危险。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的死因就有可能是铅白粉中毒,那些经常使用铅白颜料的画家也深受其害。由于美白效果显著,在过去虽然屡次被禁,执意使用的人仍层出不穷。

还有一种铅白,不仅有毒,还有点儿恶心。

它的身影出现在埃及墓室壁画和文艺复兴时期的基督圣像中,是把铅锭、醋和牛粪混合在一起做成的。虽然材料颇有亵渎之感,但成品异常洁白美丽。

作者简介

折耳根:食品行业从业者,科普作者。喜欢一切能吃和不能吃的新奇事物。

栏目介绍

《妙想科学》栏目,奇思妙想,以趣味科学主题,集结天下万物。